中甲

当代修真笔记 第170章 魔神溶洞

2019-12-04 08:37: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当代修真笔记 第170章 魔神溶洞

江东点了点头.何叶也对婴婴说道:“本來不想让你知道.怕你自责.你还记得你是第二天中午才醒过來的吗.天不亮的时候东哥就出去了.一直到中午才回來.他去干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婴婴一拍自己的脑袋.再也笑不出來了:“我.我……我怎么这么笨啊.竟然沒想到魔兽是在利用我.还以为自己跑的快呢.我真是个笨蛋.”

江东就坐在婴婴身边

.他轻轻拍了一下婴婴的肩膀说道:“沒事儿.你能逃出來就好.别的就交给我吧.”

婴婴低着头.悄悄地抹了一下眼角滴下的泪水.

朱雷说道:“可能就是婴婴跑出來以后.魔兽把整个村子都毁了.一间房都沒剩下.一具尸体都见不到.就跟一个荒村似的.要不是我几个月前去过那里.还真以为那儿从來沒人住呢.”

江东又说道:“毁掉村子的不是魔兽.它沒有那么大的能力.所以能毁掉整个村子的人应该是站在它身后的主人:魔神.”

“魔神..”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甭管知不知道、听沒听说过魔神的.

“对.魔神.”江东说道.“那天晚上.我按着婴婴跑到何家沟的方向往回走.半路上就发现了闻着血味一路找來的魔兽.当然还有它身后的魔神.我知道自己打不过魔神.但是凭我的能力逃跑还是可以的.魔神也被我引开了.根本沒有到过何家沟.也不会知道我和婴婴都在何家沟.”

“哦.这样啊.”朱雷叹道.“这么看來.我是不是能结案了.怎么什么事儿到你这儿都能很轻松的就解决了啊..你不來我们公安系统工作真是我们的一大损失.那东哥你看我应该怎么写这件案子的报告呢.”

“怎么写是你自己的事儿.反正你抓不到凶手.而且这次我可帮不了你.”江东笑了一下说道.“对了.我这次來还有另外一件事.你能不能找人给婴婴落个户口办张身份证.花点儿钱沒关系.”

“这……这不太好办吧.”朱雷听了江东的话.稍稍一皱眉头.“她已经被立案了.怎么开户口.”

“被立案的是李果.坐在这儿的是婴婴.”江东点播朱雷道.

“哦.那……那我试试看吧.”朱雷勉强的答应道.

“什么叫试试看啊..还有你朱大队长办不了的事儿.东哥.你甭管了.他办不了我给你办.”刘薇爽快的说道.

“谢谢你啊刘薇姐.”婴婴赶紧说道.向刘薇投去感激的目光.

刘薇大大咧咧的说道:“嗨.谢什么.你的事儿就是东哥的事儿.东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对不对.朱雷.”

朱雷被刘薇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赶紧说道:“对对.谁叫你是局长的亲戚呢.”

“嘿.你话里有话啊.小雷子.”刘薇站起來.一手按着朱雷的脖子.一手端起一杯酒灌向朱雷.

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太行山脉南部.襄阳市与北京市正中间的地方.一处坐落在无人踏足的深山老林里的地下溶洞内.追丢了江东的魔神正打坐在一处石台之上.脚下盘伏着他那头坐骑魔兽.

这处山洞无门无孔.也不知道魔神是怎么进來的.江东的事情令他昼思夜想不得其解.终日坐在石台之上闭目思考.

石洞里.五处燃烧着旺火的大鼎伫立在溶洞内的几个角落上.交叉照耀着洞里的每一个角落.虽然这个石洞的方圆超过一里地的范围.但还是被这些火照的通明.仅仅高不见顶的洞顶上有一丝黑暗.

溶洞的正中央位置.朝天竖起一根高大石柱.大约有五六米的高度.石柱的最顶端部分仿佛人的胳膊粗细.并且有一股魔气缠绕在上面.远远看去只是漆黑一片.但走近了仔细看去时却不难发现.那些黑色魔气中间包裹着的.竟然是一颗魔钻.

这颗魔钻和江东手里的那颗相比稍微小了一些.毕竟江东手里的那颗曾经在台湾吸取了汶川魔神的魔钻能量.

难道这里也是魔王重生大阵的阵眼之一.

又过了一会儿.魔神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卧在一旁的魔兽.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一颗血魄珠.一把揪出里面的人类元神扔到嘴里.然后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了几番.然后好像吸毒成瘾般的露出一种诡异的微笑.满脸全是满足的神情.

“嘶喽.”魔兽看着魔神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流到嘴唇外面的哈喇子.不自觉得向自己的主人露出一脸献媚的表情.

“你也饿了.”魔神有拿出一颗血魄珠子.揪出里面储存的元神对着魔兽的嘴巴扔了出去.

魔兽连忙站起來.张开大嘴准确的接住魔神扔过來的元神.一口便吞了进去.那小白人儿连声音都沒有发出來便不见了.真不知道魔兽是用胃还是肺消化那元神的.

吃掉那条人类元神后.魔兽心满意足的冲魔神摇了摇尾巴.继续盘着身子躺在魔神脚下.眯着眼睛打起盹儿來.

魔神伸出大手抚摸着魔兽颈部的鬃毛.心里不住的思索着.怎么样才能找到那个人类修士呢.

江东是个什么样的修士魔神一清二楚.正面对上绝对不会逃脱出自己的掌心.但是江东就在魔神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跑掉了.这无疑打了魔神一个耳光.

魔神越想越气.心里觉得看來这个小修士还是挺有两下子的嘛.这么轻松的就从自己手下逃脱了.难怪会有能力接连杀掉了两个魔神.

可是魔神却突然又觉得江东的修为也不像元婴期的啊.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个还沒有到达金丹期的愣头小子.这种修为在魔神的神识下一扫便会明了.难道他身体里面还隐藏着什么特别的秘密.

其实魔神不知道.江东两次遇到魔神都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将他们杀掉的.存有很大的侥幸心理.

第一次是汶川魔神正好施法推断支撑着地脉的石柱.身体里的魔气透支的已经寥寥无几.而且又是在毫无防备的意识下被隐藏在一旁的江东偷袭成功.所以才失去了和江东缠斗的能力.最后死在了汶川的地下.

第二位魔神发现了漂浮在海上的修士.前來一看才知道是江东.因为他手里拿着一颗魔钻.如若不是当时演习中的台湾战斗机误中了魔神的水枪从远处赶來攻击魔神.恐怕江东早已经命丧在海里了.

这两次江东都捡了个大便宜.事后想起來仍然心有余悸.所以在第三次碰到这位二魔神的时候却不敢与其正面对抗.而是选择逃跑了事.因为江东曾经听汶川魔神说到过.这位藏身在太行山中的魔神被称为二神君.所以他的修为肯定比前两位厉害.前两位江东都打不过.更别说來了个更厉害的了.

江东可沒指望再像前两次那样冒出一些什么机遇來让自己能够轻易的斩杀了这位二神君.

就在魔神绞尽脑汁想办法找到自己寻找了两年的江东之时.一个想法突然间冒了出來.他不禁咧开大嘴嘿嘿一乐:“嘿嘿.老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你个小不死的人类修士.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跑.这次不把你抽筋扒皮、油炸千年我就不是二魔神.”

躺在一旁舒服的享受魔神抚摸的魔兽听到魔神的说话声.不禁抬起头看了看.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的主人中什么邪了.坐在那里嘿嘿乐个沒完.

在襄阳小住了几天.等到婴婴的身份证下來后.江东三人回了一趟家.然后把大奔交给何老四喂养.自己带着何叶、婴婴一起去了北京.

4月18日中午.江东一行人下了火车.在北京西站前一阵寒暄过后直接被久未见面的文杰开车接走了.

中国科学院.坐落在三里河三区.门前正对三里河东辅路.文杰开着车从科学院门前一闪而过.江东看到科学院的大楼不禁问道:“不去院里吗.”

“先不去.”文杰边开车边说道.“咱们去前边的钓鱼台酒店.院里给你们订好了房间和中饭.东哥这些天你们就住在这里.”

说话间车已经停在酒店门前.江东一行下车后早有服务生过來拎包停车.何叶小心的看着四周的景致.不禁小声的问道:“东哥.北京钓鱼台大酒店我听说过.这不是我们能來的地方吧.”

江东也不禁问文杰道:“这地方不是接待国宾的吗.平常人也能來.”

“哦.东哥你是我们科学院请來的贵客.当然能够享受得起钓鱼台大酒店的款待.”文杰满脸堆起笑容.“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來这儿.要不是因为跟东哥有交情.我也不够格儿到这里吃饭.我还得谢谢东哥你呢.”

“那我们进去吧.快饿死了都.”婴婴拽着何叶就赶忙往里走.一副着急的样子.

金水区总医院
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滨州好的治性病医院
山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那家好
青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