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重开地府 第十三章 阴阳之地

2020-01-16 23:3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开地府 第十三章 阴阳之地

突然的光亮刺得张羽有些许不适,他微微眯眼,侧过身子,下意识地想抬头看看来人,却不料手臂一抖,被人不轻不重地碰了一下,筷子先掉到了地上。

张羽刚弯下腰来拾筷子,耳边响起一道略显几分沙哑的女性声音:“赵老板!”

中年老板满脸笑意,铿铿迈着步子走出来,招呼道:“钟小姐,照旧的地三鲜,十一点半准时打包,你看没错吧?”

张羽直起腰来,视线上移,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丰腴饱满,象牙色的肌肤晶莹透亮,视线上移,一件紧致修身的套装包裹住凹凸有致的娇躯,色彩艳丽。

好不容易坐起身来,张羽这才看清说话人的外貌,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透过门扉间隙的光落在女子身上,张羽只觉得面前的女子身影有些飘忽,渺渺间竟带着若有若无的出尘之气。

心念转动间,张羽似有所感,主动朝对方投去打量的目光。

皮肤白皙,五官艳丽,鼻梁上挂着一副知性的黑色边框眼镜,丰厚的嘴唇上扬,一颗美人痣如珠玉落盘,点在唇角。

察觉到张羽有些放肆的眼神,她双眉一挑,嘴角上扬,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而后转身接过老板手中打包的饭盒,径直离去。

“人已经走了!”陈志见张羽有些发呆,还愣在原地,忍不住出声提醒。

张羽摇摇头,坐回位置,口中却喃喃念道:“这个女人好奇怪!”

“奇怪,有什么奇怪?”陈志有些不解。

“把你当空气,所以奇怪么?”小李语气揶揄,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陈志瞪了他一眼,有几分责备,小李却转过身子,装作喝茶没有看见。

张羽拿起茶杯又放下,说道:“我说那个女人奇怪,是因为她给我的感觉很特别。”

“怎么个特别法?”抱着皮包一直在yy发大财的小蔡,这时忽地来了兴致,插嘴问道。

“嗯,怎么说呢。”张羽微微沉吟,而后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那个女人身上有一股很特殊的气息,朦朦胧胧的,像一层迷雾把她包裹着。”

小蔡听后一愣,显然无法理解,而后打了个哈欠,又抱着皮包转身继续做着发财梦。

小李则是翻了翻白眼,小声道:“草,装13!”

陈志狠狠地瞪了外甥一眼,而后接过话茬,安慰道:“看样子她不像本地人,也许是来淘货的,晚上碰碰运气,说不定能见上面交个朋友。”

张羽没有说话,心中有些纳闷,方才那女人进门时,自己阴神明明察觉到一缕不寻常的气息,可眨眼间便随着女人的离开而消失不见。

那女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心中微微有了定论,张羽略一计较,便决定暂时按下。

张羽回过神来,便对三人笑道:“先吃饭。”

早已饥肠辘辘的几人,三下五除二,十几分钟便解决了一桌的菜,连带着小李跟小蔡两人还干掉了好几瓶啤酒。

等结账的时候,张羽故意磨蹭到最后,借口去找老板要发票,趁着跟陈志他们分开的机会,张羽在柜台上跟老板随口闲聊,假装不经意问道:“老板,刚才来的那个美女是谁啊?好像跟你蛮熟的。”

老板嘿嘿直笑,一脸“我懂”的表情,戏谑道:“怎么,小伙子,看上人家姑娘了?”

张羽也陪着笑脸,顺势给老板递根烟,笑道:“大美女嘛,我也是随口问问。”

一根烟拉近了两个男人的关系,老板呵呵笑道:“那姑娘姓钟,我也不知道叫什么,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我这儿吃饭。不过她吃饭都是打包带走,大多点些精致的素菜,具体她是干什么的,我倒不是蛮清楚,只不过她跟我打听过卿芳斋的许多事情。”

“是么?”张羽心下起疑,开始有所顾虑。

“我估计着小姑娘可能是想出手什么东西,只是性格比较谨慎,才一直观望。”店老板吞吐着云雾,补充道。

“你晚上去坊市淘货,肯定能碰见。”中年老板对年轻人的冲动事儿,自以为见多了,便给张羽出着主意。

张羽一副“受教了”的表情,道了声谢,结账时又多买了两包烟,这才告辞出来。

“现在去哪儿?”刚一出门,陈志就问道。

张羽虽然有些不适应陈志一路的主动,但多少也能猜出与上次地洞的事情有关,想想这样也好,当下便舍去顾忌,拿定主意直接说道:“先去市区逛逛,买些生活用品,然后找地方吃饭,等晚上再来坊市。”

--------

夜幕降临,经历了白日喧嚣的边城,在夜色中缓缓归于沉寂。

边城临靠陕城,交通便利,陆路走向四通八达,可碍于自身的规模太小,小城经济整体一直不咸不淡,没能发展起来。

可就是在这样小城中,古玩街的所在,却是兴旺异常,多年来在没有政策引导下,自发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这在本地人口不多,大环境不景气的条件下,显得尤为可观。

如今正是盛夏时节,晚上外出散步的行人如织,三两结伴,古玩街作为整个边城人气最旺的所在,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散步逛街的首选,旺盛的人气连带着古玩街附近的两侧,都兴起了商业门户。

天刚擦黑,张羽几人便来到古玩街的路口,伫立道路两侧,几人看到街道两侧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摊位,摊主或站或坐,热情地招呼着前来查看物品的顾客。

无数的瓷器,木雕,刻章,字画等常见的古玩饰品,被任意摆放,堆满整条街道。

人们随意地拿起一个瓷器,左右看看,摇摇头,又随意地丢在地上,继续查看着其他的货物。

而店主每每见此,常常会大呼小叫,满脸惨意,继而同顾客大声理论,脸色通红的辩斥几句,而后又摆手不理,转而招呼起其他的客人。

张羽此前从未来过古玩市场,见此满脸新奇,好奇心大作。

至于小李跟小蔡两人,更是转着脖子,左右扫视,如孩童见到新鲜事物般,脸上写满惊讶。

而陈志年岁较大,老成持重一些,加上这些年来走南闯北,见过不少,倒并没有任何特殊举动。

漫步人群中,小蔡走在两侧摊位中间,眼睛不住地扫视着各种饰品,一边看一边记住有些标示价格的货物,并同装在皮包里的一些东西比对,偶有类似的,便会兴奋异常,拉住小李,指指点点,并硬要前往摊位面前,同摊主讨价问价一番。

一路行来,小李起初还有点新鲜劲,陪同小蔡问价,可连续几番下来,小蔡的兴奋劲不但没有过去,反而越发高昂。

耐不住性子的小李也终于不再理会,任凭小蔡如何磨嘴皮子,也坚决不干了。

最后,还是陈志有些看不下去,出声呵斥,这才让小蔡老实下来。

身边几人的举动并未打扰到张羽,此时他心神沉寂,从迈步到这条古玩街上时,他的阴神便似有所感应,识海中念力四散,往四周扩散开来。

街边昏黄的路灯光影朦胧,还残存着上个世纪的历史遗韵,漫步在古色古香的街道边,张羽心中忽地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此时此刻,他所经过的是一片沧桑的历史,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皆是千百年历史演义下的荣光。

那份古老的气息,深厚悠长,正从脚下的土地,身边的古玩中每时每刻地散发出来。

心念通达,张羽福至心灵,阴神忽地一颤,自识海中悸动,而后神鉴翻卷,自动弹出,漂浮在识海中。

神识投注其上,神鉴微微泛着色泽不一的浅芒,缓缓转动。

片刻后,张羽忽地双眼一亮,眼中神光一闪,一道古朴的光华转瞬即逝。

至此,张羽明白过来,原来这处古玩街数百年前乃是陕省一处鬼门关入口,以自己鬼差的身份,阴神自然能体会出此地的特殊。

而边城这几百年来虽然随大道而行,人道逐渐兴旺,可城市限于规模,却始终不曾有什么大的变化,加之此处每年都有无数的古珍现世,那些曾经深藏地下的珍宝带有浓厚的阴阳之气,一经出土,对于平衡此地的阴阳之道有极大助益。

由此,这古玩街百年发展下来,竟成了一处阴阳平衡,五行流转的一方小天地,所以,张羽的阴神一到此,便感觉到极大的舒适,整个人的神魂都得到放松。

更为关键的是,这方小天地完全遵循五行生化,阴阳平衡之道,张羽是阴神鬼差,受天道敕命,被六道认可,在这遵循天地大道的环境下,更是如鱼得水,无有不能。

“嘿嘿,没想到在如今六道崩毁,人道大兴之地,竟然还能找到这样一处所在,简直是为我再开神府,重建神庙而准备的。”

张羽嘿然一笑,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貌似收藏突然涨了,该更新了,争取稳定下来。)

霍邱县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登腾种植牙
科研动态
秦皇岛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湛江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