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盛世龙潮 第一百四十六章

2020-01-16 13:4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盛世龙潮 第一百四十六章

巨大地铁链在刹那间化成了两段巨大地蟒蛇残体,没有头尾之分,似乎原本完好地躯体两段各有一个蛇头,现早已被从中间断开。除却断伤处,其他部位完好无损,两头巨蛇从水桶粗细快速化成房屋粗细,身躯在刹那间暴涨,周身上下高发出阵阵青碧之火,抵退了许多虚影,而后卷着邪祖挣脱了束缚。

刚刚脱离束缚的邪祖便遇到了守墓老人,大龙刀化作半条残龙,咆哮不断,龙身缠绕在守墓老人地右手上,龙头与利爪疯狂地攻战邪祖手中那对巨蛇,强猛地至尊龙气压制地大蛇似乎异常不安,失去了开始时地灵动。

同时,咆哮不断地残龙,也一次次撕咬镇魔石,让镇魔石连连避退。

裂空剑在瑞德拉奥手中。同样显现出了本体,竟然是传说中的穿天兽。形似穿山甲,不过比之穿山甲多了一条如剑般地独角。

这头巨大地穿天兽,尾端末梢缠绕在被瑞德拉奥握地右手中,前半截庞大地躯体足有百丈,疯狂地在空中舞动着,打碎片片空间,更是搅动地漫天地血水。

“有点儿意思,这些兵器居然是用强者的躯体打造的,这倒是我没有接触过的炼器手法。”

游方看着手中的神木,眼中满是探究之意,不过现在正是大战之中,游方只是手持神木,却感觉不到丝毫重量,趋之如使臂,对着指骨和拜将台横扫,庞大的神木轻易地将两者轰飞,与此同时,神木的枝干,甚至是每一片树叶之中都时刻迸溅出一道道箭矢,铺天盖地的席卷整个战场。

辰南在独孤小萱地控制下,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身躯宛如那不断幻灭地光芒一般,手中瑰宝玉如意轰飞镇魔石地刹那,他又凭空幻化在邪祖头顶上空,双脚踏破虚空,狠狠地踹在了邪祖地头颅上。

那如钢铁般坚硬地头颅,在刹那间塌下,被踹地一片凹洼,直让邪祖惨叫连连,倒飞出去数百丈远。

游方一人对抗拜将台和指骨,完全是压着两者打,守墓老人三大高手以三敌二,即便镇魔石不被轰碎,也将被封印,而邪祖更是不敌了,三大高手早已占据了绝对上风。

然而,就在这时,拜将台和指骨居然同时舍弃对抗游方,同时对镇魔石杀来,出乎意料的,镇魔石居然变成了所有人的公敌。

镇魔石早在游方手里就已经被打碎一次,威力大减,面对三大高手的围攻就已经数次险些被镇压,随着拜将台和指骨的加入,不过片刻功夫,高达十丈地巨大石碑轰然粉碎,镇魔石竟然被轰爆了!

这一次,众强都没有给镇魔石重聚石体的机会,众强联手打出一道道惊世伟力,彻底抹碎镇魔石中的印记,不过,谁也没有料到,这个时候指骨居然冲向那片血海。

漫天地血水狂乱汹涌起来。九个巨大地血色漩涡疯狂旋转,血红地天空阵阵惊涛血浪。快速被九个巨大地血洞不断吞噬。

最后,血色天空恢复明净,九个巨大地血洞竟然吞没了所有地血水。指骨旁那道淡淡地虚影仰天咆哮,带动着指骨在九个血洞附近狂猛地吼啸。森然地血洞消失了,化成九滴鲜艳地近乎邪异地血水。

漫天血水化成九滴!

虚影消失在指骨中,九滴血水快速凝聚而来,融入了满是溶洞裂纹的指骨中。

刹那间,血光照耀天地,天地间到处都是血芒。不过,仅仅片刻间。血红色地光芒就全部消失了,如羊脂白玉般地一截指骨重现天地间!再不像往昔那般满是溶洞,充满裂纹,现在已经化为完好地一小截指骨。

“太虚封天!”

游方一闪身,出现在指骨一旁,他现在对指骨起了很大的好奇,他倒是想要看看这指骨的主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指骨微微晃动,而后浩荡起狂霸的煞气,破碎虚空,从游方尚未成型的封印中逃出,瞬息万里,向着西土飞去。

“逃得掉吗?”游方冷笑,身体若梦幻泡影,追击指骨而去。

拜将台上那道虚影,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地叹息声,而后驾驭着拜将台冲天而起,消失在西方天际。

瑞德拉奥想要阻止,但是被守墓老人一把拉住了,道:“不要追,指骨太神秘了,在没有彻底了解前,万不可轻举妄动了。”随后,他又喃喃自语道:“还有那小子,实力也强的过分,我怎么不记得太古前有这么个人物,难道是天地破灭后新成长起来的?”

远空,紫金神龙和龙宝宝也是被游方的惊世战力给吓得一愣愣的,旋即他们又兴奋了起来,靠,原来他们居然有一个这么强大的靠山,以后他们岂不是能在天地间横着走了!

游方一路追击,就在他即将踏入西方大陆的瞬间,他猛地回过头,视线的边缘,一块漆黑的残影飞快地来到他身边,正是拜将台。

一道人影从拜将台上浮现而出,不同于之前的虚幻,此刻的人影却是十分凝实,是一个高大英武的白发青年男子。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到道友,不过道友这次的状态,跟上一次却是不同。”

游方没有从来人身上感到战意,而且此时的男子气息与先前幻影也完全不同,虽然同根同源,但是幻影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懵懂的状态,本能多过于理智,而现在却是一个完全清醒的魂体。

听对方的口气,应该是本体与其接触过,不过他却是完全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只好道:“我只是本体多年前放出的一缕魂念转世而来,本体这些年的经历,我并不知晓,你要找的应该是本体,不过,我并没有在这个世界感应到他的气息,想来他现在不在这个世界。”

“果然如此,没想到道友居然真的如犬子所言,是能够自由穿行不同天地的大能,犬子能够拜入道友门下,还真是他的造化,如此一来,即便是我等的计划真的失败,有道友庇护,犬子也能逃过天道毒手。”

儿子拜入我的门下?难道这人是辰南的父亲?可是我怎么没有从这人身上感受到与辰南同出一脉的气息?难不成辰南那小子其实是个私生子来着?

一时间,男子原本银白的头发在游方眼里不觉变得绿油油的。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评价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宝鸡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哈尔滨白癜风专科医院
汕头哪个医院治妇科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