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七塔之上 第一百十二章 萧晨之愿

2020-01-16 20:41: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塔之上 第一百十二章 萧晨之愿

同样是病房,赛琳达在伯爵别墅中的房间比之罗玲的要阴暗湿冷不少。以至于尼娜不得不升起壁炉,让小姐感觉舒服些。

赛琳达裹着厚毯子,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缺少生气。

尼娜端上了一份班德拉斯大师配置的药剂,那是陶碗盛着蓝色的浓汤,时不时还有气泡冒出,看上去颇为吓人。

“小姐,该吃药了。”尼娜轻声说道。

“拿走,这药完全没用。”赛琳达说道。

“可是,班德拉斯大师说这种修复剂是他能够配置的最好的魔药了。您吃一口吧?”尼娜用勺子舀了一些汤,递到赛琳达嘴前。

“拿走,我说了拿走!”赛琳达吼道。

尼娜动作稍慢了一点,手上的盘子被她掀翻,整碗药都倒翻在了地上。尼娜十分心疼,这可是十个金斧才能配置一碗的药剂啊。就算是普通人,喝了这个,精神能力也会有明显的提高,对于精神力受损的法师和魔法骑士,这就是不可多得的伤药。

然而,几天喝下来赛琳达的伤势却毫无起色,依旧是一个用不出一点魔法的废人。因此她的情绪一直处于狂躁的状态。这个时候往往只有李佳才能够让她平静下来。

尼娜收拾好一地碎碗,退出房间,准备去喊李佳过来安慰她。没想到刚一出门就撞上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萧大人。”她有些紧张地向萧晨行礼,在冥想世界中,他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太难以磨灭了。

“小姐现在心情不好。”尼娜小声说道。

“我需要在意这个吗?”萧晨笑着反问道。他敲敲门,听里面没有回应,就直接推门走进了房间。

赛琳达正在生闷气,看到萧晨进来,却露出几分紧张。偷看《识海影卷》之后,萧晨还没有单独和她会过面。她此时心中有一种小偷面对失主的天然弱势。更何况现在的萧晨早已今非昔比,拯救她和尼娜,极大提升了他的境界,中阶法师后期的实力,无疑会给她这样的魔法骑士造成极大的威压。她心中的气被生生压了下去。

萧晨走到赛琳达的病床前,手指轻勾,一张椅子就被拉到他身前,这是神念及物发展到高级阶段的能力。赛琳达在精神没有受损之前,也做得到用精神力移动物体,只不过她能移动的是一根针,而萧晨移动的是一把又大又重的椅子。赛琳达明白,即使自己没有受伤,这也是她一辈子都赶不上的差距。

“我们早就该单独谈一谈了。”萧晨坐上椅子,双手交叉在身前,用一种清冷的眼神注视着赛琳达。

“如果不是我昏迷了一周多,现在还没有恢复。我应该来找您的。”赛琳达此时的声音很轻柔,像猫儿在叫唤,全然没了往日的那种强势。

“现在也不晚。”萧晨能感受到她的虚弱,对于这个女人他的感觉很复杂,也许是视野和阅历的关系,她给他的感觉就是愚而狡,这样的人往往就是麻烦之源。然而李佳却对她情有独钟,她在李佳的意识之战中的确也为李佳拼了命,这把李佳感动得不行,自觉找到了真爱。

“那么,您想说什么呢?如果是那件事的话,家族已经给了您很可观的赔偿。商业条款的让利也好,赔偿您的金币和原材料也好,还有家族的藏书向您无偿开放,无论是伯爵还是班德拉斯大师,都真心诚意地拿出了最好的东西。”赛琳达说道。

“我承认这一点。但是《识海影卷》的损毁,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弥补的。你亲自打开过它,感受过那种力量。也明白一个冥想空间,对魔法师的意义有多大。更何况,这是上古七圣塔的传承。想一想,如果有人毁掉了伊卡萨大师的《无字卷宗》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仅仅是赔偿,还是一场战争?”萧晨凌厉的眼神看得赛琳达移开了视线,“况且,这些补偿都是你父亲和班德拉斯大师付出的,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你是怎么想的呢?我在意的是你的态度和选择。”

“您……说得对。”赛琳达掀开了毯子,下了床,她穿着丝绸做的睡衣,睡衣很薄,姣好的身材在睡衣下若隐若现。她的红发披散在肩上,这几天的昏迷让她愈加消瘦和苍白了一些,反而多了一些病态的美感。她走到萧晨面前,缓缓跪下,“我向您道歉。希望宁能够原谅我的莽撞和自私。”

然而就在她的膝盖快要触及地面的时候,有一层无形的力量抵住了她。

“起来吧,我不需要这样的道歉,我更希望看到未来的改变。”萧晨眉头微皱,轻轻一招手,床脚的一件细麻披肩飞了起来,盖到了赛琳达身上。他说道:“在我们那里,你这一跪很不合适,如果今天你在这里向我下跪,我要如何面对李佳?这叫‘陷我于不义’。如果你真要和他在一起,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如果您不是直接推门进来,那还真是位绅士。”赛琳达把披肩搭在身上,缓缓站起身来,“不过我只是希望您能看到我的诚意。不过您今天过来,倒真有点让我手足无措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您满意。不过,我们和你们的习俗不同,想法也很不一样,也许相互理解才是好的选择。”

“人类,不管那个世界的人类文明,都是慢慢演进的。我们也有茹毛饮血,不知羞耻的时代,不过那已经是过去了。”既然这个女人总想占据言辞的上风,萧晨也就不客气了,“这个世界,除了魔法以外,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过去的世界。人没有倒退的道理,所以如果你真的想和李佳在一起,最好沿着我们的道路往前走几步。当然,我并不强求这一点,如果你呆在原点,不再和他靠近,对我来说倒是一件省心的事。”

“李佳……和我已经在一起了,永远在一起,没法分开。”赛琳达露出一丝笑容。

在一起?李佳动作倒是够快的,萧晨摇头道:“天底下就没有永远的事情。”

“你不明白。在我帮他醒来的时候,我们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战斗。现在,我们有了一种共鸣,我们随时随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存在,甚至可以给对方传达各种情绪和意义。这种能力还在变得越来越强,总有一天,我可以直接和他灵魂对话。你觉得这种情况我们还分得开吗?”

原来不是那种在一起。至于共鸣能力,萧晨有些讶异,不过随即就释然了,这不就是灵魂版的嘛,连秀都没有,算个鸟。他笑起来,说道:“相信我,这方面我有很丰富的经验,这种联络能力并不能成为感情的保障。”

见赛琳达将信将疑地看着自己,萧晨继续说道:“在我看来,两个人能够在一起的前提是相近的价值观和共同的利益。李佳很爱你。你爱不爱李佳,我不知道。

但是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彻底离开,让李佳死心;要么学着融入我们,学着从我们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

不要再做那些自说自话,损害我们利益的事情。不要把李佳逼到左右为难,无法抉择的地步。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

赛琳达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恼怒:“但你这是在把我逼到左右为难的位置上。你甚至已经预见到了未来的冲突!”

“因为我是李佳的兄弟,不是你的。”萧晨笑了笑,“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不仅是你,也包括阿里亚斯家族,融入到我们中来。否则未来是什么样,就不好说了。”

“你们才多少人,为什么不是你们融入我们这个世界?”赛琳达反问道,“我听李佳说的故事里有个很不错的词叫‘入乡随俗’,不是正好用在你们身上吗?”

“因为这个世界,会由于我们的到来而改变的。”萧晨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平静,就像是在说明天是星期天一般。但是这句话在赛琳达心中引起了滔天巨浪。她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认真,他的自信,他的不容置疑。

“你为什么会和我说这样的话?你难道就不担心和阿里亚斯家族的合作吗?”她略显犹豫。

“如果合作那么脆弱,还有什么意义?”萧晨站起身来,注视着赛琳达道,“我和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有可能成为我兄弟的妻子。”

也许是这句话真的打动了赛琳达,她微微垂下头,“你可真自信。”

“因为我们掌握着真正的力量。”萧晨伸出一只手,一个光点在他手中凭空而生,“这是魔法,但不是真正的力量。”

他屈指弹,光球飞到了空中,他伸手一挥,无数个光点洋洋洒洒从他的指尖飞出。这些光点悬浮在空中,如同灿烂的星河,把整个房间照得光明辉煌。有些光点也飘到了赛琳达身边,她不禁伸出手,托举在一个光点下方,光点在她残余精神力的引导下,慢慢来到她面前。

“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赛琳达有些不解地看着满屋星光,她没有明白所谓真正的力量是什么。然而当她联想到,这些人的作坊工厂,想到这些人的军队和组织,想到图书馆里层层叠叠的书籍,想到那些闻所未闻的理念和书籍。她突然产生了一丝明悟。然后骇然之色占据了她的面孔。她把那个光团紧紧地攥在手里,“你想用你们那一套东西,让魔法,让魔法……”

“是的,我想让魔法变成人人可以拥有的东西。”萧晨点点头,“毕竟,这个世界的魔法师太孤独了。”

(第二卷云起终)

北京德胜门医院挂号
南方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蚌埠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广东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河北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