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焚天画圣 第38章:化敌为友

2020-01-16 22:1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焚天画圣 第38章:化敌为友

言诚坦然受之,并未搀扶。

温小莲不免觉得面上不好看。

不过是当初租屋之时生出点矛盾,现在何必搞到这般地步?

她急忙去搀扶。

于器不肯起来,只是跪着。

“你去吧。”言诚摆了摆手,示意温小莲不要插手此事。温小莲看着跪在地上的于器,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不知所措,干脆离开。

屋门关闭,只剩二人。

“起来吧。”言诚开口。

“请……言大师答应为我作画。”于器说。

他的脸色时白时红,展示出心中的矛盾挣扎。

“起来说话。”言诚说。

于器站了起来。站得很是费力。那天中箭的腿已然消肿,但未能消痛,仍影响他的行动。

“坐吧。”言诚指着椅子。

“不敢。”于器嗫嚅。

“你我之间仍有恩怨?”言诚问。

“不……不敢。”于器摇头。

“既然已经过去,那么便当彼此只是陌生人好了。”言诚诚恳地说。

“毕竟曾得罪过大师,还曾起过杀心,不敢忘却。”于器说。

“不忘也好。”言诚点头,“便能时刻提醒自己昔日的鲁莽,知今日之不易,珍惜明日人生。这也是好事。”

“大师海量,于器佩服。”于器说。

“不必如此。”言诚摇头,“我若能忘却前事,你什么也不说我便也忘了;我若不能忘却,便不会见你。”

“多谢。”于器动容,拱手为礼。

“大师放心,那日之事我并未地任何人提及。那四个家奴,也被我吓了严令。他们三代为于家家仆,这点忠诚是有的。”他说。

“坐吧。”言诚再发邀请,这次于器拘谨地坐了下来。

言诚与他对坐,二人对视,于器眼中有惭愧之色。于是言诚微笑点头。

“于兄求画,所画者何人?”他问。

“不敢隐瞒,是家母。”于器开口,目光中便隐有泪影。

“昨日我听那老者描述,却是一个年轻妇人。”言诚说。

“家母早逝。”于器哽咽,“离去之时便是那般年纪。”

他抹了一把泪。

“那年我方十岁,正是喜欢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年纪,却疼失亲人,自此再体会不到慈母的温暖,人生就此转变。”他说。

“其实,我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他解释,“只是心中总想着要出人头地,要比人强,要让天上的母亲能看到,能为我骄傲,于是性格却慢慢地变了。”

“直到那日败于你手。”他说。

然后便再不能言,眼泪大颗大颗流下,终于失声哭泣起来。

“我娘,亦是在我十岁之时病逝。”言诚待他哭了一会儿后,说起自己的遭遇。

“什么?”于器愕然抬头看着言诚,不敢相信两人竟然有同样的遭遇。

“所以方才你一开口,我便感同身受。”言诚说。“险些随着你一起哭起来。”

“您的母亲定然极美。”于器说。“因为儿随母貌。”

言诚笑了:“你这却是马屁。”

“一半是马屁,一半是实话。”于器说。“我只怕你仍是不愿为我作画,所以心里想着还是多拍几下比较妥当。”

“那日伤了你,你真不怀恨在心?”言诚问。

“说不恨是假。”于器面对言诚如此真诚的目光,深觉若说假话,怕便要倒霉,于是干脆坦言心中事。

“但更多的是失落,是痛苦。”他说。

他的神色变得凝重,似是回忆起那一天夕阳下的惨败。

“你别看我出身富人之家,便以为我从小丰衣足食,是一个不知忧愁只知玩乐的纨绔子弟。”他说。“其实我这一生过得很苦。我娘是我爹的正妻,初时我爹极是爱她,但后来府中美妾渐多,我娘便受了冷落。”

“我是长子,是嫡出的继承人,所以小时候确实有过一段无忧无虑的风光岁月。但后来其他姨娘为我爹又添数子,随着我娘逝去,我的地位便一落千丈。家中那些有子的姨娘,无不对我虎视眈眈。”他隐带着一丝恨意地说。

“那些庶出的兄弟们,也在她们的鼓动之下以我为敌。我娘不在,我爹专心外事,家中便无人护我。我从小没少挨他们的欺负。我曾哭过,求饶过,但发现这一切都没有用处。然后我明白了,要想不受欺负,便要转过来欺负他们。”他咬牙切齿地说。

“所以我性格慢慢变化,所以我苦修念术。天幸,我终于成了修行者,于是上至家父,下至奴仆,再不敢有任何人看轻于我。那些姨娘和兄弟们虽然看我不顺眼,却也只能见面谄笑。”他说到此处长出了一口气。

“我曾以为我娘在天国看到这些,当也为我骄傲了。”他说。“但直到那天败于你手,我才突然想通了些什么。”

“你娘必不愿你变成那样的人。”言诚说。

“是的。”于器点头。“你没杀我,初时我惊讶,后来我怀恨在心图谋报仇,但于刹那之间我想起了我娘。我突然发现,我已经变成我娘最不喜欢的那类人。”

“然后我发现我很对不起我娘。”他说,“也发现这么多年的修行,全无意义。”

他看着言诚,诚恳地说:“我知道我根本无法成为战国的弟子,便有意攀附景严。而那么修行者都如此做,我若不做出令他感到满意之事,便不可能攀上他的交情。于是我才盯上你。”

言诚静静听,叹了口气。

“若你那日真将我重伤,又或杀死,又能如何?”他看着于器,认真地问。

“是啊。”于器叹息。“不过是讨得景严一时的欢心而已。我这样的动念初境,一抓一把,他如何能将我放在眼里?”

“若真如此,便还算好。”言诚说。

“坏能坏到何处?”于器愕然,一脸不解。

“最怕景严觉得你懂得察言观色,能领会他心中意图,便将你视为心腹,让你常伴左右。”言诚说。

“那样……”于器皱眉。他嘴上不敢说,心中却想:那不正是好事?

“如此,你这一生便只能当他的一条狗。”言诚认真地说。“你若无潜力,不能于修行之道上飞步前进,便要一生为景严卖命,去做那些他想做却不愿污手之事,最后的结局,很可能是替他做了某件大事之后,被他灭口,又或当成替罪羊而死。”

于器先是愕然,细思之下却是心中极恐。

“你若展现出修行的潜力,他便必然会打压于你。”言诚继续分析,“当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已然再压不住你,便会除了你。因此一来他不能让一个知道自己许多秘密的人摆脱自己的控制,二来他也不会容忍自己的狗超过自己。”

他笑:“所以你看,其实你那日若真害了我,而得到了景严的器重,虽然会风光一段时间,但结局却将极惨。到了那时,之前的一切荣誉风光,也不过是云烟。况且为他人作狗,又何来什么荣誉风光?表面上别人敬你,心里却不免骂一句走狗。”

于器汗如雨下,起身向言诚一礼。

“多谢那日您击败了我。”他的态度诚恳至极。“否则我娘在天之灵,怕也不得安生。”

“其实我也要谢你。”言诚起身,回礼。

“那日你却让我知道了自己的想法确有些道理,也让我知道修行这一条路,我其实大可依自己的法子走下去。”他认真地说。

同样的遭遇,更巧的是那人生剧变时的年龄竟然也一般无二,令两人之间不免生出一丝特殊的好感。

“我之前错了,如今改过,总也不晚吧?”于器问。

“知过能改,善莫大焉。”言诚说,“于兄虽长于我,但也不过是一少年,何晚之有?”

于器笑了。

“我听到传闻之时,还不知是你。”他说。

“后来我好事到店中看过,任出了温姑娘,才知那位言大师便是你。”他说。

“然后纠结好久,才想出花钱雇人求画的念头。却不想直接被你看破。”他说。

“我真奇怪你怎么那么聪明,这样都可以分析出是我?”他赞叹。

“休要再拍。”言诚警告。

“是了是了。”于器笑。

然后肃容。

“看到那画后,我便想,如果我能有一张这样栩栩如生的母亲绘像,不知有多好……”也说。

然后郑重一礼:“言大师,在下愿以十万钱为谢礼,求您一幅画。”

“我并非不爱钱。”言诚摇头。

于器脸色一变。

“但我总不能收朋友的钱吧?”言诚看着他笑。

于器愕然,接着便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言诚铺开黄纸,拿出炭笔,在于器描述之下,慢慢作画。于器站在他身旁,不时指正,一幅炭笔画像便渐渐浮于纸上。

如此作画,自然无法进入那寂静玄妙的物我两忘之境,但专心施为,那画仍是灵动如生,画尚未成,于器看着画中人便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泪流满面。

“就是我娘,这就是我娘!”他痛哭作声,一下跪倒在地,号啕而泣。

“娘,孩儿想你啊!娘,孩儿对不起你啊!”

言诚无奈摇头,将他拉起。

像已成,人便已在心中。言诚铺开宣纸,提笔沾染颜色,呼吸渐入玄妙规律之中,人入境。

顿时,天地间有念力变化,少年身周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

感应到这一切变化的于器不由骇然。

天津外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肿瘤医院主治医生
贵阳癫痫病治疗哪里最好
癫痫病医院上海哪家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